阿嘬嘬

cp洁癖

【Evanstan】Light of the Fireflies (三十)【完结章】

秣 陵:

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


狗血三俗    画风琼瑶    天雷滚滚     先虐后甜     ABO瞩目


一切RPS都是YY,请不要代入现实,鞠躬


 


正文:


Light of the Fireflies


前文戳这里: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 · 上) (七 · 下) (八) (九) (十) (十一) (十二) (十三 · 上) (十三 · 下)   (十四) (十五) (十六 · 上) (十六 · 下) (十七) (十八 · 上) (十八·下) (十九) (二十) (二十一) (二十二) (二十三) (二十四)(二十五) (二十六) (二十七) (二十八) (二十九) 




(三十)


 


“小宝贝,你几岁了呀?”送餐的空中小姐弯下腰,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。


 


被Sebastian抱在怀里的Joanne伸出肉嘟嘟的小手,仔仔细细的数了数,然后抬起头眨巴着亮亮的灰绿色大眼睛,奶声奶气的回答:“三岁半。”


 


“她总是这样,”Sebastian也抬起了头,露出和女儿几乎一样的漂亮眼睛,笑起来的时候眼尾微微上挑,“不管告诉她多少次,都要扳着手指数一数,才知道自己几岁。”


 


空中小姐明明化过妆了,却还是能依稀看出红了的脸颊,她想,这个人可真好看,都是Omega,她已经快要被掰弯了,怎么办?


 


等到脸红的空乘走远,Sebastian才注意到身边Chris有些幽怨的目光:“怎么了?”


 


一脸我不开心的Alpha原本可能是想气壮山河的说些什么,却又像泄了气的皮球,最后磨磨蹭蹭的憋出一句:“Sebby,你能不要这么对别人笑么?”


 


“……”Sebastian无法顺利的描述心里的那点儿无奈,这个男人心底住着一个小男孩,他早就知道的,于是,他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,“好。”


 


Chris看着他的Omega眼睛里蔓延开来的温柔,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微微的颤抖了一下,爱意像要溢出来一样,他凑过去轻轻吻了吻Sebastian柔软的嘴唇,欢喜而满足。


 


“Daddy也亲亲我。”目睹了Daddy亲亲Papa的小姑娘嘟起了小嘴,眼巴巴的望着Chris.


 


“嘘,”Chris赶紧低下头去吻女儿细细软软的头发,并小声说,“不要说出来,Papa会害羞的。”


 


像是要做了约定就要遵守一样,小姑娘认真的点了点头,还伸手捂住了嘴。


 


我已经听到了,Sebastian头靠在座椅上,看着这父女俩,不想说话。果然,现在趴在Chris腿上睡得正香的James最省心了。


 


飞机降落的时候,遇上了气流,颠簸得很厉害,Joanne太小,她有些难受,撇了撇小嘴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因为还记着Papa说过,不能吵闹,所以一直忍着,不敢哭出声来。Sebastian一只手摸着女儿的湿漉漉的小脸蛋,另一只手摸着她的后背,低头小声的安慰着不舒服的小姑娘。


 


机身忽然剧烈的晃动了一下,头顶上的几个小旅行箱被抖了下来,Chris伸手把靠近过道的Sebastian往里带了带,防止他被砸到。


 


身后老太太的祈祷声,听起来让人有些不安,Sebastian抬起头看向Chris,在所有让人感到欣喜或是心慌的场合里,他最先寻找的,总是丈夫的目光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Chris的眼睛里有着他熟悉的沉稳与温和,他说,没事的。


 


所以,真的没事。


 


只是降落前遇上的一点点小小的曲折,除了下飞机后的Joanne闹得有些厉害外,没有任何后遗症。小姑娘被Daddy抱在怀里,抽抽噎噎的听不清在说什么,一只手还抓着Papa的一只手指,而Sebastian的另一只手牵着James,一家四口以这种你抱着我,我牵着你的姿态串在一起。


 


Sebastian想,还好是来纽约,没带什么行李。


 


这几年,每年都要来这座充满了回忆的城市几次,有时候是给妈妈扫墓,有时候是去看看Thomas一家。就像这一次,Sebastian虽然不明白Chris为什么要挑八月这种热得让人哪里都不想去的日子跑过来和Thomas玩耍,但是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……


 


Thomas家的小团子今年两岁,是个有些腼腆的小男孩儿,上一次见面时,被Joanne一个熊抱吓得哭了起来,不过好在小朋友单纯的世界充满了友爱,看到了哭鼻子的小姐姐,主动亲了亲小姐姐的脸颊。


 


一个两岁,一个三岁半,Sebastian回头看了看有些超龄的James,笑了:“大哥哥就勉为其难和弟弟妹妹玩一会吧。”


 


他一点儿都不担心James,从小就是小棉袄,怎么想都不会欺负两个小宝宝的。


 


Kate看着趴在地毯上堆积木的孩子们,有些感慨:“我还挺幸运的,我以为自己不会有孩子的。你当时怕么?”


 


Sebastian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Kate在问他独自带了James的日子,他摇了摇头,“要养一个孩子很难很难,我知道的,可是,那时候我一无所有,James,他是我的全部。”


 


“你们,就这两个?”Kate伸手指了指孩子们。


 


“我都行,Chris不太愿意,Joanne出生的时候,他觉得……”Sebastian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,最终选择了“很可怕”这个词语来描述当时Chris的心情。


 


“不愧是穿着一条裤子玩到大的小伙伴啊,怂的点都好一致,”Kate翻了个白眼,在房间里望了望,问“他们人呢,又野到哪里去了……”


 


不知道野到哪里去的Chris和Thomas在晚饭前出现了,两个家庭的聚餐融洽且欢乐,不到九点孩子们就被哄上了床,然后Chris急急忙忙把Sebastian拉出了Thomas的家。


 


Sebastian一直觉得这个人回来后就有些莫名的兴奋,但是他又不知道到底在兴奋个什么劲儿。


 


“去哪儿?”


 


“快走快走,”Chris拽着Sebastian的手,往一个熟悉的方向走去,“咱们不住这里。”


 


“那孩子们呢?”


 


“哎呀,他们明天早上照顾一个是照顾,照顾三个也是照顾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好不要脸的理论,Sebastian在心里默默为Thomas和Kate点蜡,然后跟着Chris走到了那个熟悉的门前


 


——很多年前Chris在曼哈顿买下的小公寓,承载了他们最好与最坏,最初与最后日子的地方。


 


“你要做什么?”


 


Chris站在Sebastian的身后,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催促他快开门吧。


 


于是,Sebastian只要在某人眼中忽闪忽闪的兴奋与期待中,摸出钥匙打开了房门,他望了一眼客厅,就转过身来,看着他的Alpha一脸求表扬的表情,绽开了一个好看的笑容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
 


“不好看么?”


 


“好看,”Sebastian伸出双手揽上Chris的脖子,吻了吻他的嘴角,“但是我还是不知道,你这一屋子的玫瑰花是要做什么?”


 


是的,整个客厅都是红色的玫瑰花,扎好的一丛一簇,Sebastian觉得如果他早点儿来,兴许还能看到上面沾的露水。等到他看到连卧室的床上都铺满了花瓣时,已经彻底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他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,时不时搞这些摸不着头脑的,勉强称作惊喜的事情做什么?


 


Sebastian盘着腿坐在床上,抬头看着正在脱衣服的Chris,觉得这个一床的小花瓣儿大概待会儿都得遭殃。


 


天啊,我竟然开车了【一脸懵逼.jpg




“Sweetheart,生日快乐。”


 


Sebastian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,但是他被Chris喊醒的时候,觉得眼睛根本睁不开,勉强摸出手机开了一眼,凌晨三点半。他整个人瘫软在床上,任Chris往他身上套衣服,虽然不知道Chris又要搞什么鬼,但是,如果每次都这样,Sebastian觉得,自己以后还是不要过生日比较好。


 


半挂在Chris身上,被带出了门,Sebastian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正被Chris背在背上,他的眼睛费了好一会儿功夫,才适应了黑暗,然后,他认出了这条弯弯曲曲向上延伸的小路


 


——很多年前,他也曾经被半夜叫起来过,有那么一个瞬间,他觉得,那将是他人生最诡异的生日礼物。


 


Sebastian把脸往下缩了缩,彻底埋在Chris的肩膀上,汹涌的泪意一瞬间涌了上来,他的丈夫总说自己不是一个浪漫的人,但是他不这样想,对于他来说,这条小路,只要走上来,就已经是一种极致的浪漫了。


 


把溢出眼眶的眼泪无声蹭在Chris的肩膀上后,Sebastian推了推Chris,示意他把自己放下,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,只是手拉手,慢慢往上走去。


 


山,不是高山,也没有任何名气,不一会儿就到顶了。Sebastian依稀觉得这里没怎么变,树还是那棵树,可能更高了一些,石头还是那块石头,没有什么规则,足够坐下好几个人。


 


他们像多年前一样,靠着那块石头坐在草地上,夜风微微吹过,带来一丝清凉。


 


Chris用手摩挲着Sebastian左手无名指上戒指,过了好久才开口:“Sebby,这是我爱你的第十年。”


 


Sebastian有一瞬间的恍惚,十年,听起来多么漫长啊,可是相爱、分手、再重新找回彼此、好好的过日子,一晃,十年也就过去了。他还能清晰的回忆起,当年的他们,就在这个地方,差不多这是同样的时间,说过的话,做过的事,都仿佛还在昨天一样。


 


“然后,我们还要有第二个、第三个、很多个十年。”Chris抬起头来,好看的眼睛在只有一丝丝光芒的夜晚,真诚得像星星一般永恒,他说,“我是要一生一世都和你在一起的。”


 


Sebastian其实很害怕认真起来的Chris,他觉得自己无所回报,不管他怎么做,都比不上那份被爱着的,被包容着的温暖。


 


他把头埋进Chris的怀里,听着那一声一声有力的心跳,有些语无伦次:“我一直不是很会说话,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。我刚刚在想,白天的时候,那个飞机如果掉下来,我是说,如果有什么灾难避免不了,我很庆幸,我们在一起。”


 


“嘘,”Chris都能脑补出他的萤火虫红着眼睛的样子,“我们得好好的,还要看着两个小家伙长大。”


 


“恩。”Sebastian用力的点了点头,他想,有些话我还是不知道怎么表达,在我摸着黑,想要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,找到可以生活的一席之地时,你给了我一束光,一个家。这些幸福得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描述的日子,足够让我死心塌地的和你走完漫长的一生。


 


晨曦微微露出了一丝光芒,Chris喊了Sebastian一声,让他看旁边的树下。


 


还没有被照亮的树下,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忽闪忽闪着光芒,成为那一小片黑暗中唯一一点光亮,很微弱却很坚强。


 


阳光温暖而柔和的光线缓缓照了过来,驱散了所有的阴霾,那一点点的萤火与明亮的阳光融合在了一起。


 


Sebastian含着还没有完全褪去的眼泪仰起头吻上了Chris的唇,时光放佛倒回十年前,与他们最初的亲吻相重合。


 


往事一幕幕从脑海中闪过,还好,所有的悲伤与痛苦都没有成为心有所属,却无处安放的凄凉。


 


他们幸福与快乐远比泪水来得甜蜜与动人,有爱情,有孩子,有温暖,有一个家。


 


“Chris,我爱你,很爱很爱……”Sebastian露出了一个笑容,“看到你就会想笑,每天早上看到你和阳光都在,都会觉得上天对我真是太好了。”


 


Chris低下头,看着Sebastian,想,也许上天真的都安排好了,让他在一个命运的转角看到这只萤火虫,而他也确确实实伸出了手,打了个招呼:


 


嗨,我的小萤火虫。


 


THE 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个故事写到这里,我终于可以打上THE END了。


我是一个非常非常害怕写结尾的人,总觉得写完最后一章,他们人生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
我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,才把最后一章完整的写了出来。


这是我写的第一篇Evanstan,不知道自己写得好不好,有时候会想,文盲为什么要强行开坑,所幸这路上有很多很多很好的姑娘们,和我在一起。


我能认出很多ID,从第一章就和我在一起,我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开了很久的天窗,再重新捡起来时,她们还在。


我想,如果没有所有抽过空,读过这一篇的姑娘们,我大概,是真的是没有办法写完的。


所以,谢谢姑娘们,Hail Stucky and Evanstan


最后,可以厚脸皮的求❤❤求评论么?


鞠躬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.5.22   晚   于南京

评论

热度(14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