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嘬嘬

cp洁癖

【盾冬】【PWP】另一锅鹿肉

小仓库—今天开始做坑王:

 一则童话(个鬼! )。


 


我先写了肉,然后为了肉而硬塞进的剧情……


 


即使是PWP这剧情也烂透了,事实上肉也很差劲。


 


不合逻辑的地方……我只是为了炖肉怎么会有合乎逻辑的地方。


 


纯粹放飞自我的产出,超级超级超级OOC(此处大写),特别特别软的小鹿冬,表面正直实际是魔王的黑盾,双性,雷雷雷,会有详细的器官描写。


 


一则黑(huang)色(bao)童话,溜进魔王庄园偷吃东西被抓的小鹿。


 


OOC!雷!请确定自己能接受!


 


(我已经自暴自弃了(手动再见))


 


 


 


那座城堡花园里的黑果子特别好吃,凉亭的白石桌子上总有热气腾腾的果茶和精致的点心,而且花园门常年四敞大开,院子和城堡总是空无一人。


 


小鹿走进花园偷吃黑果子,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被脚下的荆棘缠住了腿。


 


带刺的荆棘不能用牙齿咬,会刺烂嘴唇,他想变成人形用手去解开,但是人类的身体皮肤非常脆弱,腿上的伤口会更深。


 


犹豫之际,一个黑影挡住了阳光,悄无声息的笼罩了他。


 


巴基惊慌的抬起头,只看到高大的逆光的人影,带着死亡一般沉重的压迫感。他哆哆嗦嗦的缩起来,耳朵动来动去——他明明没有听见任何人靠近。


 


“你还好吗,小家伙?”是一个温柔的声音。


 


来者蹲下身,伸手解开缠住鹿腿的荆棘。


 


巴基看到了熟悉的金发,一双蔚蓝色的眼睛,如同海洋那般蕴含力量。


 


“史蒂夫?”


 


小鹿立刻变得欢呼雀跃,尾巴摇来摇去,他原以为自己偷吃东西当场被抓可能会丢掉性命。


 


史蒂夫轻而易举解开了荆棘藤蔓,手上半点伤都没有,然后摸了摸小鹿的脑袋,


 


“巴基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桌子上摆着蜂蜜夹心甜饼、奶油面包、坚果仁、牛奶、花果茶和新鲜水果——刚摘下来的黑果子饱满浑圆,还带着水珠。


 


史蒂夫注视巴基将果子塞进嘴里,脸颊鼓出圆圆的包。


可爱极了。


 


巴基将嘴里的果子一口吞下,然后视线才落在史蒂夫身上——城堡主人的面前,只有一杯咖啡。


 


“你不吃吗?”少年把那盘最喜欢的蜂蜜饼向前推了推,以示分享。


 


史蒂夫看着少年——耳朵竖起来,小鹿尾巴殷勤的摇来摇去——笑着摇摇头。


 


 


小鹿吃饱了就在花园里玩耍,在玫瑰花从里捉迷藏,在温泉池里玩水,在草丛里追逐蝴蝶。史蒂夫就坐在凉亭里看着他。这是他城堡中的第一位客人,也是冗长年月之中第一次出现那种鲜活的、生动的色彩和情绪,让以往那些或枯燥或血腥的日夜变得难以忍受。


 


阳光之下,风都被烘得温暖而懒散,带着花香和青草的味道拂面而来,石桌上的诗集哗啦啦作响,安逸而温柔。


 


小鹿在喷泉边奔跑、追逐麻雀,身影矫健动作优美,晶莹的水珠飞溅,落在光洁的棕色皮毛上。


 


小鹿从五颜六色的花丛中站起身,灵巧的走过来,衔了一枝娇艳的玫瑰放到史蒂夫的膝盖上。


 


“是给我的?”他拿起那枝玫瑰——它像一团热烈鲜艳的火焰燃烧在他心里。


 


作为回应小鹿蹭了蹭他的胳膊,鹿尾巴摇个不停。


 


他伸手去摸小鹿的脑袋,掌心划过小巧的鹿角。


 


 


 


麻雀对他说:“你得离开这里,这是魔王的城堡,没有人活着出来!”


 


巴基挺直了身体,


 


“史蒂夫是个好人。”


 


麻雀讽刺的笑了一声,“他是为了吃掉你,啃干净你的骨头,再剥掉你的皮卖钱!”


 


巴基缩了缩脖子,摇摇头,


 


“史蒂夫不会的。”


 


他不再理会麻雀,一个人跑开了。


 


 


 


书房里,史蒂夫从古卷之中抬起头,向花园望去,双眼冷冽如寒冬。


 


他打了一个响指,庄园中的麻雀在一刹那全部消失。


 


接着他扣上书,在餐厅里准备好小鹿喜欢的晚餐——除了一盘新鲜的黑果子,还有乳酪、白面包、水果馅饼和烤脆饼。


 


 


 


“事实上,我在等人。”


 


鹿耳朵立刻竖起来,连手里的果子都不吃了,


 


“等谁?”


 


史蒂夫凝视他,温柔的微笑,


 


“我的新娘。”


 


 


 


城堡的床铺远比森林里的干草舒服,巴基干脆变回人形,直接用皮肤接触柔软干燥的布料。


巴基安静睡在床上,在美梦中吃到树莓的时候美滋滋的砸砸嘴。


 


黑影站在卧房中静静的注视小鹿的睡颜。


 


月光之下,肌肤洁白如同荔枝肉,好像轻轻一吮就会流出蜜汁。一双毛茸茸的鹿耳朵偶尔抖动,昭示雌雄同体的精灵身份。


 


如此纯洁,如此鲜活。


 


是他生命中不曾有过的对美好的渴望。


 


 


 


湿热的感觉在脸上蔓延开来。被打碎了散到四面八方感知也纷纷回到体内。


 


他急促的喘了几下,做好了面对血淋淋酷刑的准备,然后睁开眼睛。


 


映入眼帘的一双纯真而清澈的绿眼睛——这是他在不见天日的地狱厮杀数年、直面死亡之后看到的第一样东西,澄澈得如同春日开化的第一股温暖的泉水,直直的流淌进他的心里。


 


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

 


小鹿开心的又舔了舔他的脸。然后向山洞口走去。


 


史蒂夫慢慢支起身子,看到自己躺在干草垫上,身上的伤口都覆盖上了森林里的草药,正在愈合。然后他看向他的救命恩人——小鹿一趟一趟把各种野果叼到他的手边,直到堆成了一个小小的山。


 


“河边老树的苹果可好吃了。我跑到山那边去摘的。”


 


那是一头尚未长出鹿角的幼鹿,身体还很娇小纤细,棕色皮毛上有好看的白色斑点——雌雄同体的鹿精灵,被誉为山林中的美丽宝石。这物种如此稀有,活了几千年的史蒂夫也是第一次见到。


 


“你得吃点东西,才能好的快。”小鹿用头拱了拱他的手。


 


史蒂夫注视他,“谢谢你救了我。我叫史蒂夫。”


 


小鹿咀嚼那个名字像在咀嚼一片花瓣。


 


“史蒂夫。好的,史蒂夫。”


 


“我想知道我该怎么称呼你。不能一直叫你……”


 


“什么?”那双美得不可言喻的大眼睛看了过来。


 


“Bucky——小鹿。”


 


小鹿的眼睛刹那亮起来,好像与无数星星在其中闪烁。那一刻史蒂夫听到了玫瑰在心中绽放的声音。


 


“我之前没有名字——这个名字不错。”他连连点头,表示满意。


 


森林里起风了,树叶沙沙作响。小鹿自然而然的躺在史蒂夫的身边,用身体挡在他和洞口之间,为他挡住深秋的凉风。


 


“睡觉的时候你可以抱着我,我的皮毛特别暖和。”


 


他骄傲的仰起头,信誓旦旦的保证。


 


 


 


午夜钟声敲响了十二下。


 


史蒂夫收起了手表,整理衣服,走向巴基的房间。他耐心的等待了一个月,等待青涩的果实成长、成熟,终于到了可以采摘品尝的时候了。


 


在看到那双纯真眼睛的第一秒,他就决定要小鹿成为他的新娘,他想要在日后漫长岁月中每天都能看见那双纤尘不染的眸子。于是用几年时间踏平地狱之后他就回到了森林里的城堡,敞开了大门等待,用鹿精灵最喜欢的点心和果子当诱饵,终于等到了小鹿自投罗网。


 


巴基把自己裹成一团,听到声音从被子里抬起头来,鹿耳朵灵敏的竖起来。


 


他能感受到小家伙的呼吸已经乱了,脸蛋浮出红晕,绿眼睛充盈水汽,湿润而晶莹。


 


美丽又纯净的造物。


 


史蒂夫走过去,掀开了被子的瞬间闻到了浓郁的花香,看到少年一丝不挂,紧紧并拢双腿,但床单上已经留下了几处液体的痕迹。


 


 


一锅不好吃的鹿肉


 


 


END


 


(在考虑续篇弄个奶香鹿肉(你滚))

评论

热度(32)

  1. 阿嘬嘬小仓库—今天开始做坑王 转载了此文字